追蹤
綠烏龜去旅行
關於部落格
~ 飛天遁地 上山下海 自由自在 無拘無束 ~
  • 77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內觀十日之「神聖的靜默」

「禁語」對修行者是有益的。除了內觀十日外,很多禪修營、修行團體也是禁語的。十天不說話,對許多人而言是一件很難想像的事情,也似乎是最容易想見的障礙之一。出發前有人問我「你從小到大,有曾經10天沒說過一句話嗎?」的確是沒有,但平心而論,「不說話」對我來說,真的沒有什麼。

不說話,真的沒什麼,因為只是「嘴」這個器官不作物理性的使用,但不表示心中是沒有念頭的、是靜默的。事實上,內心的紛飛思緒,一刻也沒停歇過。對當下眼識的回應,在內心當中引起陣陣如漣漪般的回響,或嘲諷、或嗔怒、或自憐、或自我膨脹、或自以為是。有時內心浮出各種牽掛的念頭,一件未竟的工作,一個來自超我的檢驗,一段尚未完成的對話;一個人的自問自答,二個人的一問一答,也有多人的吵雜與七嘴八舌。甚至在靜坐時刻,腦海中竄出的幻想、幻夢、幻覺、幻象,想要馴服這瘋狂的思緒,達到真正的神聖靜默,哪裡是這麼容易?!

經過了三天,我才後知後覺地「發現」所謂「神聖的靜默」,應是同時包含言語的靜默以及內心的靜默。我開始逐漸體會,言語的靜默不過是為求思緒靜默的一個手段之一。除去言語之後,一方面,我們將更為專注的面對自己,無論是身體上的覺受,或思緒與情緒的變化,慢慢的,我們甚至能覺察到起心動念與身心變化的關連性,例如念頭閃過一個事件帶起了小小的哀傷,而這小小的哀傷感立刻在心輪處造成堵塞感;又或者念頭是一個不愉快的事件,立刻便能察覺胃部情緒體的悶塞感。在身心相當安靜平衡的情況下,我們才能夠如此清楚的覺知到思緒與身體和心靈之間的關連。另一方面,言語的靜默是去除更多幻想、幻象的來源,不和同修同學交談,減少了心的慣性比較(例如:他看到了什麼光什麼光,而我怎麼什麼也沒看到,之類),也降低了靜坐時內心紛飛思緒的故事來源。畢竟,瘋狂的心,什麼都能作為幻想的依據,減少與他人交談,減少新增加的「瘋狂」,當心中原本累積的瘋狂思緒隨著靜坐而逐漸飛散、飛散,慢慢的,就會剩下安靜的本我,如如不動的繼續用功-向內觀照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